老年小叮当

日常想写虐文

鉴定完毕
100%蹭流量
真的不要脸
我们小宝贝眼光没有这么差
就是个倒贴
不要影响小医生吧
那个杂图
连张清晰的合照都没有
还敢弄出来
连文春都不是
让我怎么相信
反正希望gn们不要太在意了
最后还有一句今天同学说的话
祝这位女士
还有那个写文章的
婊子与狗
天长地久

存货
生动形象的智子

存货
感觉这一点也不翔子小姐姐
我的垃圾审美

小拔哥x
感觉有种害羞

印象

是弟弟了
或者说是妹妹(?

是我心中的和子小姐姐了x
游戏是pastel girl

拖更一章
笔稿已经写完了
一直没机会誊写
下周努力双更吧
这周要月考所以没机会了
春游回来就更新x

[片山x渡海]探案说明配方 01

•以悬疑为主恋爱为辅
•ooc到天上去
•片山是原著向的x
•简单概括就是发展很慢
•是周更哦
•再预警一下非常ooc
•可以接受?
•那就开始吧
————————————————————————

“嘶————”纸张撕裂的声音,“呜————”小孩哭泣的声音,“咔嚓————”相机响起的声音。
“咚—————”脑袋落地的声音。

鲜血四溅,洁白的板砖被污染,连人心也变得污浊不堪,刀不断落下,血肉模糊,心也粉碎。


刀被丢下,房屋倒立,这究竟是天花板还是地面,黑与红融为一体,又再次被分离,大门紧闭,窗户却被打破。

人已不在,只留无影灯下的影子孤单徘徊。
————《序言》


片山觉得自己真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才会出生在一个刑警家庭,作为一个晕血症患者,让他天天去处理尸体简直是令人绝望。

享受着偶然的休假,片山少有的在街上闲逛,但一个电话很快就过来了,“片山你小子去哪了,有紧急事件。”

“栗原科长,怎…怎么了。”

电话中人的声音充满了威胁,片山觉得下一秒自己仿佛要被杀了。

“在东城大学医院,发生了杀人事件。”

电话被挂断了,片山环顾四周,面前的大楼上面有几个大字,东城大学医院。

果然我是柯南附体吗,在不知道多少次出现在命案现场后,片山终于认定自己是柯南转世。

医院门口,栗原在向他招手。片山立马小跑上去,才发现科长身边站着一个身材娇小的人。

这个人面容清秀,肤色白的有些透明,两只眼睛圆圆的,鼻子很小巧,薄薄的粉唇和家里福尔摩斯的有那么一点像,刘海被放下来,让这个人看起来像一个未成年。

可与这张脸一点也不像的是,这个人脸上无比冷漠,与其说是冷静,不如说是觉得一切都与自己无关。

“科长,这位是………”

“你小子,果然是哪里有命案哪里就有你,对了,这位是东城大学医院特意派来协助我们的渡海先生,也是案件的第一发现人。”

“你好,我是渡海征司郎。肇酱,不给我介绍一下这位吗?”

肇…肇酱,片山感觉自己的世界观仿佛被颠覆了,这可是栗原科长啊,那个高高在上的栗原肇,不由自主的,片山看渡海的眼神中多了一份崇敬。

“哦,你瞧我这记性,渡海酱,这位是我们搜查一科的王牌,片山义太郎。”

“唉,那我就叫你义酱好了。”
渡海脸上带着小甜甜一样的微笑,片山突然觉得烦闷的心情好多了。

但轻松的心情没持续多久,案件还在等待着侦查。

“科长,这次事件大概是怎么样的?”

“义酱为什么要问肇酱啊,自己去看不就好了吗。”
渡海的眼睛睁的大大的,看起来很可爱,但嘴里说出的话却一点也不饶人。”

突然感觉这位渡海医生真的很像晴美,片山心中这样想到,自己那个便宜妹妹也是,长得很可爱的性格却一点都不好,片山想到这里不自觉的叹了一口气,脸上露出苦笑来。

“虽然很不好意思,但是我又晕血症哦。”

“明明是刑警却有恐血症,真是引人发笑啊。”渡海的眼中带了一丝戏谑。

“渡海酱你也别嘲讽他了,他除此以外还有很多毛病呢,我们还是先开始案件研究吧。”

三个人一起走进了渡海的办公室,门一打开迎接他们的就是震耳欲聋的摇滚音乐,但渡海看起来却很享受这样的氛围,没想到渡海桑是这样的人,片山默默想到。

不过这个人果然很厉害呢,平常他要是这样拖延早就被栗原科长骂了。现在看起来,科长好像一点也不急。

“渡海酱能不能把音乐关了,因为要讨论案子,所以要委屈你了。”

“那可真是委屈我了,我没有摇滚乐可是会死的。”渡海一点也没有回避地回答了,还显得完全不愧疚。

“那我就简单讲一下吧,死的那个人叫铃木健一,是个妇科的废柴呢,主持的手术就没几场是完全成功的,真不知道他是怎么留在我们医院的。”

渡海脸上表情又恢复了初见的冷漠,仿佛死的那个人和他一点关系也没有,这个人感觉有点奇怪啊,片山不由这样想。

“不过这次死的不只他一个人,还有他那个儿子,可惜啊,年纪小小就和爸爸一起走了。”

渡海虽然嘴上在可怜那个人,但脸上却完全没有点同情人的样子。

“所以他们是怎么被杀的?”片山有点着急,这位来帮忙的医生说了很久但没有一句是重点。

“义酱别着急嘛,下来就是重点了,他的儿子铃木达是被一根肉色的皮带勒住断气而死,那根皮带是全新的,而且并没有留下指纹。”

“至于他的父亲,”渡海冷笑了一下,“整个脑袋都被砍下来了,切断面整齐得不像话,估计是大砍刀感动,检查尸体的时候我发现他脑后有钝器敲打的痕迹。但其他地方就不好查明了。”

“为什么?”片山脸上写满好奇,他刚刚听了渡海的描述,就算没看到现场,他也可以脑补出那血腥的场面,想到这里他就感觉自己的晕血症快犯了。

“凶手在他死亡之后用刀在他身上连砍数下,或者说与其是砍,这其实更像是在发泄,受害人整个身体都血肉模糊了。”

片山听到这里就感觉大脑一片眩晕,还好栗原一把扶住了他,不然估计片山已经倒了。

“另外还有一个疑点,在受害人的尸体上,我们发现了这个。”栗原从口袋里拿出用塑料袋暂时包好的一张照片,上面还沾有着鲜血。

片山把照片接了过来,这是一张很诡异的照片,手术室昏暗的地面上被光照着,但一点影子也没有,地面上有一双穿着黑色袜子的脚,袜子被鲜血染湿。

“为什么,没有影子?”片山感觉自己的声音颤抖了起来,不知是晕血,还是被吓到了。

“这很简单,这是我们医院手术室专用的无影灯,有影子才奇怪。”

渡海一脸没什么大不了的样子。

“那么渡海先生,你能不能告诉我你发现尸体的经过。”

“很简单,在这个人之后我有一场手术,正好我也闲的没事,就去手术室里逛逛。结果就看到了这个废柴的尸体。”

好巧不巧,办公室的门就在这时候打开了,“恶魔桑,有人找你。”进来的是世良,东城大学医院的实习医生。

“又是哪个老不死的找我?”渡海的口气充满了不屑。

“是佐伯君,说是把你先借出去,跟这几位刑警查案。”

没有我他们手术能成功吗,可笑,还是准备交给那个新型医疗工具?”

渡海一脸不爽地拎起了世良的领子。

世良挣扎了几下无果后放弃的说道,“果然是恶魔啊,再说这件事又不是我决定的。”

“不想被骂你就好好看管那群人,记住,这所医院里只有我的手术成功率有百分之百。”

世良走了之后,渡海又用危险的目光看了看办公室里的两个人。

“你们给我快点把这个案子了解了,我可不想看到在我回来之后全医院的人都在用那种医疗器具。”


搜查部的其他成员都陆续赶到,那个手术室前也被拉上了黄条子,当然,随着刑警队员一起来的还有晴美和石津。

“尼桑运气真是不好,出门闲逛都会遇到命案。”晴美的语气中带着嘲讽。

“是啊,片山先生的运气简直了。”一边的石津连忙附和。
“你们两个啊…晴美来就算了,石津你不是目黑警署的吗,怎么也跟过来了。

“晴美小姐在哪我就在哪啰。”石津一脸正经的回答。

片山有点头疼地摸了摸脑袋,“福尔摩斯呢,她怎么不在。”

“我也不知道怎么了,今天一大早起来她就不在了。”晴美也是一脸无奈。

片山感觉更加苦恼了,没有福尔摩斯他怎么破案啊。

“这位是义酱的妹妹吗?”渡海从旁边的科室里走出来,身后还跟着一个新人护士。他回身向护士挥了挥手,女孩就跑开了。

“这位先生你好,我就是义太郎的妹妹,片山晴美。”虽然表面上很冷静,但晴美的内心还是起了波澜,我怎么不知道哥哥还有这么一个好朋友。

但她上下打量了一波,不过这位长得不错啊,还挺可爱的。

“是晴美酱啊,你好,我是渡海征司郎,这次会和你们一起查案,多多关照。”渡海脸上的笑容很纯真,和之前威胁栗原和片山的样子完全不同。

在刑警到来后,现场已经被保护起来。除了渡海之前看到的以外,还在房间角落找到了一把钳子,据鉴定就是在铃木脑后造成损伤的凶器。

不过非常可惜的是,凶手过于谨慎小心,以至于连这把钳子也是崭新的,并且只沾有铃木的头皮组织。

“时间也差不多了,片山你可以回去了,这里安排好人来看管了,但是渡海酱说是没有地方住想打扰你一下。”

栗原科长从现场走来。

“不是一下,知道案件侦破前我都会住在你家。”渡海露出了一个和善的微笑,“那么以后就请义酱多多关照啦。”

老年人突然想起来自己是个写手
估计8-9点会发一篇新文
是片山x渡海的
写着感觉比起恋爱更像是悬疑
总之感觉还没想好感情线的发展
顺便片山的设点都是根据原著小说的
最近正好在补小说

王不在了
他一定去往了哲学的新世界
感觉很难受了
逝者安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