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小叮当

日常想写虐文

【原创】这个家族有点迷(周更版)三

显然狮子已经迫不及待了,开始大声嚷嚷起来。


白鼠宠溺的笑了笑,“好,我这就去厨房里拿蛋糕,你们都等一会儿就好了。”


原来他们早就知道我要来了,还特别准备了蛋糕,果然都是好人啊。


当我正在期待蛋糕的到来时,白鼠突然冲了出来,手上什么也没有,围裙上还有几滴血液。


“白…白鼠,你的围裙,还有蛋糕呢。”


狮子显然是关注到了这一点,但还是问出了自己想知道的关于食物的问题。


白鼠原本清俊的脸扭曲了,双眼失去了原本的精神,头捶了下去,嘴里一直自言自语着,“死了…都死了……果然…是……诅咒……啊…………”


“什么…诅咒?”


我好奇的问。


周围人的脸都阴沉了下来,不复以前的欢乐,整个房间的氛围降到了冰点。


“每次…有新的房客进入,原来所有的住户都会一一死亡,直到最后的人逝去,游戏重启。我们就这样受着无尽的轮回,现在…你也被搅进来了,原来什么也没发生……还以为这次可以躲开轮回……”


排骨把头抬起,温润的脸上露出了绝望的笑容,让人不栗而寒。


“原来…是这样吗……抱歉,我不该来的……又让你们陷入苦难中……”


听到几乎绝望的排骨的解释,我下意识向他们道歉,或者…这本来就是我的错。


“不用道歉了…把你卷进来也有我们,早知道当时就不答应伯母来让你来了……”


表哥抬起头看着我,眼中铭刻着深深的后悔。


表哥搬过来的时候…也经历过吗……


“哈哈哈哈哈!只要结束就好了吗!那我这就让游戏结束!马上结束!”


kb大笑着跑了出去,仿佛眼前没有任何东西,如同一匹脱缰的野狗。


“kb怎么了?”


路人的眼中充满了惊恐。


“他已经崩溃了,的确,接受着一遍又一遍的轮回,谁都受不了的。”


当我陷入深深的沉思中时,远处传来一声尖叫。


“啊—————————”


充满了绝望,这是面临死亡之前最后的挣扎。


“kb!你怎么了!”


哦漏赶快跟了过去,不久后也传来一声尖叫,也是绝望满满,但更多的是收到惊吓的慌张。


客厅里的所有人都冲了过去,映入眼帘的却是……


一具尸体…一具kbshinya的尸体……


根据观察可以看出他是被一个锋利的物体割断了脖子,头和脖子的交合处几乎被切断了,鲜血喷的满地都是。


哦漏叫完之后就愣住了,泪水凝固在脸上,嘴巴还维持着张开的样子,还有几滴血溅到他的脸上。


“这…这么快……”


仙儿被吓到了,整个人缩在萧忆情的怀里,颤颤巍巍的。


“这里有一根铁丝,应该是鬼提前布下的,kb快速跑的时候不会看到,结果由于惯性脖子几乎被割断。”


白鼠作为一个医学生,第一时间做出了判断,依旧是冷静得可怕,似乎眼前死的更本不是他的挚友。


“漏漏,你没事吧,冷静一点,他会重新回来的。”


排骨走近了哦漏,安慰般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谁知哦漏完全消失了从前的温柔,而是丝毫不在意自己形象地大声嘶吼。


“你根本不懂!自己的爱人死在自己的面前的感受你根本不明白!”


排骨明显被这样的哦漏吓到了,西瓜搂了搂他以示安慰。


“不过……很快你们就会明白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哦漏满脸都是疯狂的神色,他的头以诡异的姿势扭向了我,


“如果没有你,那么kb和我们也不会再受到灾难,你要记住一切都是你害的。”


说完,他没有搭理任何人,直接走回沙发上,整个人缩成一团。


我有些失落地低下了头,表哥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


“不要在意漏漏的话,由于他平时太温柔了,所以经常在危难时刻变得疯狂。”


虽然是这样,但他说得对,一切事情因我而起,但我没法让这件事因我结束。


“我和狮子先去楼上睡觉了,希望大家可以记住kb的教训,不要试图在游戏时间妄图离开这间房子。”


白鼠的声音充满了冷漠之情,男神音完全没有了之前的温柔。


场面沉默了,没有一个人说话,不久后几乎所有人都离去了,在瓜排二人走之前,我隐约听到了排骨的声音。


“把漏漏一个人丢在客厅好吗,游戏时间夜晚的客厅很危险的……”


“没关系,他现在需要一个人冷静一下,到时候他一定会回去的,他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表哥也把我拉走了,我们回到了仅仅只有两个人的三楼,其实我在来这里之前一直以为阿姨和舅舅也在,没想到表哥是自己一个人住的。


在睡觉之前我先冲了次澡,在热水中,我梳理了一下今天发生的事情。


从被邻居吓到,到认识他们,最后游戏开始,真的是烂到爆了呢……


我无奈的笑了笑,以后的日子还能好好过吗……


不过…得等游戏结束再说……以杀人为游戏,还死不了,真是满满的恶趣味呢……


这个杀人是谁杀的呢……掌控一切的人?还是我的邻居中的人?


冲完了澡,我还是决定今晚和表哥一起睡吧,毕竟发生了这么大的事,一个人睡觉总有些危险。


表哥看着穿着睡衣的我有些惊讶,“你怎么会过来啊,我记得你的房间在隔壁啊。”


我理直气壮地拍了他一下,“特殊情况!特殊处理!今晚我就在这了!”


表哥听到这无奈的笑了笑,“好,你睡吧,我睡相不太好,忍一个晚上,明天就好了。”


沉沉的睡意袭来,我忍不住向前倒去,径直倒在表哥怀里,也没听到他的最后一句话。
表哥笑着看向我,“明天,就好了。”
-------------------------------------------------------
今天在超市里发现了最后一瓶红尖叫
然后把它冻成了冰
现在已经吃完一半了
我居然觉得好喝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