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小叮当

日常想写虐文

战场

暗搓搓发一个短篇,我真的要变成过气写手了
--------------
战斗,是无情……抑或是情深……
声势浩大的宫殿,只一瞬,便完全毁灭,只是…那一刀而已……
我身处废墟之中,天上的星空格外耀眼,战火依旧在肆虐,我却无法保护我的臣民,甚至……都自身难保……
奢华的宫殿中,一位粉发的君主,坐在殿中央,全身上下散发出一种威压,可谁又可看出,他眉目间流露出来的哀伤。
“传吾的旨意,三日之内必将焦国君主虏回,但不可伤他一分一毫,若有违抗,军法处置!”
一旁的将士急忙前往通报,那人却像没看到似的闭上了双眼。
晶莹的泪珠滴下,一如从前,可这次…却没有人替他擦拭了……
“焦国君主被虏!其余将士也一一被杀害!我们羲疆已经获胜!”
街道上洋溢着浓浓的喜悦,那些躲避战争的人们也从房屋中走出……
但谁又知道,宫殿的一隅,多年未见的故人,却又各自黯然伤神着……
从前,他们是最亲密的友人,吃喝玩乐,享尽人世间的繁华喧闹,没有忧愁,更没有死亡的威胁……他笑了,他也跟着一起笑,他哭了,他就为他拭去泪珠。若是一生如此………那该多好啊……
或许是连老天爷都嫉妒这两人之间的友谊,灭顶之灾在时间的流逝之中缓缓发酵,越来越大……越来越可怕……终有一天,就如同定时炸弹一般爆炸……
他们分开了,因为这场灾难,一个在前朝皇帝的宠爱下,成为了焦国的新一任国君,还有一个,被发配边疆,永世不可回到中原……
十年过后,他们一个是焦国君主,另一个则是羲疆的统领……
战争的火焰越烧越烈,终于,一向中立的焦国也被这火烧到,也一度被这样的火烧至毁灭……
宫殿的正中央,一个身着囚衣的男人站着,正对他的却是另一个雍容华贵的男子。
“好久不见了,焦渚……”
我勉强露出一个笑容,“是啊,谁能想到我们再次见面,却是在这种场面之下。”
“你若愿意留在这宫中,我们便可以回到小时候。”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