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小叮当

日常想写虐文

我大概是个假up主 03

下来,我相信嘉宾可能会有不好的预感。

为什么?

少年,你听说过叶家的两个小恶魔吗?

这两个可是联手坑了站长不知道多少次啊,站长是什么人啊,死腹黑啊,一个不露面就让up主们生无可恋的人。

所以,某种意义上,叶雎言的运气对他来说是不错的,把最难搞定的弟弟最早抽走了。但是,对于后面的几个男性up主这就是大灾难了。

让我们为他们点一些蜡烛吧。

“哥哥你来抽吧,我怕抽到一些不好的东西。”

”欧洲人你在说什么啊,要说会抽到不好的东西也应该是我啊,十连不出sr都是正常的事。“

”因为你那天没洗脸就去抽卡,能不黑啊。“

下来是一些扯皮,因为和主线剧情完全没有关系,所以我们不做叙述。

当然,因为时间原因,旁边的摄像师特别不耐烦地让两个人停下,还不怀好意地拜托后期在屏幕上加一行字。

沉迷阴阳师,无法自拔。

搭配的是加快播放的画面和鬼畜到一个程度的声音。很好,下来总算开始抽了,叶雎言很快把手放进箱子里,拿出一张小卡片。

”白落独。”

听到这个名字后叶祁邧的嘴角不由自主的抽动起来,叶雎言当然是看得很清楚,有点好奇地问,

“小祁你认识?“

“那个称呼是什么鬼我也不管了。不过那个人,不能惹,太可怕了。”

说好的恶魔呢,你们这样就怂了。

怎么可能,嘴上是怂了,但叶祁邧还是从自己房间里拿出来珍藏多年的白花蛇草水,和顾安然同款的,还特意放在冰箱里三天,冻到发僵。

”哥,你先进去吧,我怕被打。“

”哦,那你记得给我收尸,我现在怀疑自己能不能活着回来了。“

在一种谜一般的气场之中,两个人把门打开了。

房间里不是很暗,还有一点微弱的灯光闪耀着。

床上的人露出来的只有一头软软的黑毛,看起来是昨天晚上刚洗过头,松松的,让人想上手去揉。

当然,实际上叶雎言也这样干了,一点也不手软的搓了好几把,然后一个眼神丢给叶祁邧,让他趁机动手。

叶祁邧看懂之后无奈地开始叹气,原本他就准备和善地叫醒白落独,但叶雎言却突然来了兴致,想捉弄一下自己弟弟口中的死傲娇。

你问叶祁邧为什么不拒绝?

少年,看来你还是不懂兄控啊。叶祁邧他这么可能拒绝他的哥哥啊,用脚趾头想想都知道啊。

于是,他冒着必死的心情把白花蛇草水打开,再掀开被子,露出一张清秀水嫩的小脸,叶雎言看的心有点软,刚准备让叶祁邧停手那家伙就一下子把白花蛇草水倒在那个人脸上。

被水灌醒的白落独内心几乎是崩溃的,这更表现在他舔了一下嘴上的液体后扭曲的面部表情。

”我屮艸芔茻!!!!!!!!!!!!!什么鬼东西!!!!!!!!!!!!!!!!“

叶雎言不禁捂住了自己的眼睛,开始感叹自己的弟弟真的是行动派啊,太快了。

不过,既然小祁都这样拼了,我是不是应该加一把劲。抖S大魔王已经准备上线了,叶祁邧看见哥哥的表情就明白了。

想着,叶祁邧就走到了白落独的面前,操着职业性的微笑,仿佛自己什么事都没干的开口,

“白落独先生,因为你涉嫌在网络上发布某些不良信息,我们追踪了你的手机,来到了这间宾馆,我们希望你可以坦诚地说出自己干了什么。“

白落独当场就懵了,刚刚睡醒脑子本来就转不过来,再加上叶雎言的刺激, 瞬间呆愣在了原地。

叶祁邧看到场面冷了下来就一直憋着,根本不敢笑,怕露陷。

”叶雎言你不是还没毕业嘛,再说你也没考警校。“

白落独总算是反应过来了,大声地喊了出来。

与此同时,叶祁邧终于憋不住了,大声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白落独你也有今天,让你平时吓我,总算遭报应了!“

我说,叶祁邧,你是不是应该好奇白落独为什么和你哥这么熟。

这个原因要说就很长了,因为很麻烦,所以以后有空再说。

”我说你平常不是很毒舌吗,一大早起来结果变成天然了?“

白落独听到之后才反应过来,既然是这两个人,那么警察呢?

”叶雎言你皮厚了不少啊,都玩到祖宗头上了啊。“

”是啊老祖宗,你家小崽子已经玩上你了啊。“

这对话怎么就这么诡异呢,旁边的叶祁邧感觉这两个人关系不简单,自己的哥哥有被抢走的风险啊。

”小崽子这白花蛇草水是不是你弄的?说实话。“

”说实话不是我干的,老祖宗相信我啊,都是我弟弟叫我这样的,真不怪我啊。“

Excuse me?叶祁邧式黑人问号。

”哥你怎么了,不要你的弟弟了吗?“

”不,为了老祖宗,我只能大义灭亲了,你就承认吧。“

”小崽子不错,知道护自家老祖宗了啊,我宠你果然没宠错。“

”承认是老祖宗舍己为人让你泼水的吧,我相信你不是这样的人,老祖宗你说是吧,我相信你是一个会为了别人牺牲自己的人。“

下来,就是一段兄控弟控还有老祖宗三个人的混打,由于画面太血腥所以不说了,直接跳到顾安然那边吧。

司南运气 大发,抽到了两个人共同的大亲友,洛溪。

”小南你还记得这家伙上次一起出去的时候对我们做了什么吗,我们是不是应该报复一下?“

“好主意,正好我的鲱鱼罐头带不上飞机,就用在她身上好了。”

后期特别用心的在屏幕上打了一句话,”你们真的是朋友吗?“

对此,顾安然特别向宾馆做了申请,毕竟鲱鱼罐头的味道不是盖的,在得到对方喜闻乐见的回答之后,她拿出了自己珍藏多年的罐头,走向了那个人的房间。

”好暗啊,这个人睡觉不开个灯嘛?“

”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怕黑啊。“

司南没好气地吐槽了一句。

“我那叫怕黑?你知道叶雎言他睡觉的时候有多亮吗?床头灯和我客厅里的差不多了。“

”所以你为什么知道叶雎言睡觉时候的情况啊!!!“

”这个啊,是某个人发给我的,因为怕被打所以我不说是谁了。“

你不说也知道是谁,后期在下方如实吐槽。

可能是两个人声音太大了,洛溪居然就被吵醒了。她迷迷糊糊地从床上爬起来,看到镜头之后显然愣住了。

”你们搞啥子啊?“

因为毫无防备,洛溪的东北大碴子口音就出现了,那浓浓的乡土味啊,都溢出了屏幕。

顾安然看到那个人都醒了,就干脆将错就错,冒着必死的决心打开了鲱鱼罐头,一股如同五百年没刷的厕所的味道弥漫了整个房间。

”你们,弄啥子啊,要死了,啥子味道啊!“

洛溪被突如其来的臭味吓到了,开始东北话连发,差点就说不出普通话了。

”顾安然你打到友军了,臭死我了,快关上!“

旁边的顾安然显然也被这臭味吓了一跳,刚要合上罐子,可是手一抖,整个罐头就掉在地上了,鲱鱼撒了一地。

”要死了要死了!“洛溪连忙穿好衣服,然后把两个愣住了的人拖出去了,然后把房门大力关上。

”你们两个搞啥子,一大早跑到我房间里来。“

”本来是想吓你的,结果自己被吓倒了呗。“

可以,这很棒棒,洛溪在心中佩服起这两个人了。

—————————————————————————————————

好累啊

脑洞要枯竭的感觉

2500写死人了

 不过下一次继续加500

目标是一章5000

会一周500字加上去的w

另外希望有小可爱来勾搭w

评论(6)

热度(7)